西沙海战战败真相

中华记闻

1974年1月19日上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顾问部作战部作战室里,经毛泽东提议,14天前才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顾问长的邓小平,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下达对越还击西沙海战的作战命令,作战顾问复诵一遍之后,邓小平听后把手一挥,果断地说:“发。”就这样,一份电报发往广州军区,命令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统一指挥陆、海、空参战部队,拉开了西沙海战的帷幕。

  一

  1974年1月18日。北京寒气逼人。上午10点钟,昨晚又工作了整整一个彻夜的毛泽东尚未起床,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签送的一份紧急报告被战战兢兢地摆上了他的案头。

  毛泽东起床后,翻开报告:近一个时期以来,南越军队在西沙永乐群岛海域进犯我国主权的事情愈演愈烈……,毛泽东堕入深深的考虑中,西沙群岛太熟习了!对近些年来南越军队在西沙一带的意向更是了如指掌。

  中国南海诸岛,共有岛、礁、沙滩200多个,分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四大群岛。西沙群岛位于海南岛东南约330公里处,由宣德、永乐两个岛群和其他岛礁组成,总面积约10平方公里。其中,宣德群岛由永兴、赵述和石岛、东岛、北岛及南岛组成,永兴岛面积最大(约1.85平方公里),是西沙的主岛。永乐群岛由甘泉、珊瑚、金银、琛航和晋卿等岛屿组成。这里,不只是中国与东南亚各国海上交通必经之地,也是通向非洲、欧洲和大洋洲的重要航道。这些岛屿自然资源极端丰厚,不只是中国的优秀渔港,而且还蕴藏着极为丰厚的石油、自然气和其他矿物资源,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都占有极端重要的位置。

 

 

  早在2000多年前的秦代,我国造船技术就已到达一定程度;汉武帝时,便发现了西沙和南沙两大群岛,此后便开端在这里开发运营。宋代时,我国将指南针应用于航海,使船舶能横跨大洋,从此开端了对这两个群岛的有效管辖。明代时,从1405年(永乐三年)到1433年(宣德八年),大航海家郑和曾率数万人“七下西洋”,并在这两大群岛上竖旗立石,逐个命名。如今西沙群岛的“永乐”、“宣德”,就是那时命名的。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政府屡次发表庄严声明,一再标明中国对南海诸岛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西沙和其他3个群岛均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局部。这一事实和立场,不只遭到世界各国的尊重和承受,而且得到包括越南民主共和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的供认。1974年,越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普通学校九年级天文教材,明白写道:“……从南沙、西沙各岛到海南岛、台湾岛、澎湖列岛、舟山群岛……这些岛屿呈弓外形,构成了捍卫中国大陆的一座‘长城’。”书中地图分明标明,西沙、南沙等岛屿都是属于中国领土。但是,南越当局却忽视这些历史事实。

  50年代后期,越南政府在美国支持和纵容下开端对我提出领土请求,并先后派军队侵入我国西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在岛上竖起所谓“主权碑”。但在我国政府屡次严正声明、严厉正告和世界公正言论的压力下,南越军队不得不一度从它非法占领的甘泉、琛航、金银三岛撤了进来(只在珊瑚岛上滞留了一个排的兵力)。1959年3月17日起,毛泽东主席指示,我海军舰艇部队开赴西沙海域,开端对西沙群岛执行巡查任务。

  1973年8月,南越军队已悍然侵占我南沙和西沙群岛中的6个岛屿,南越军舰在西沙海域不时地驱逐、冲撞和抓捕中国渔民,并严刑逼供,强迫他们供认西沙群岛是南越领土,企图将中方挤出该地域,进而独占西沙群岛(当时的西沙中方和南越各占有岛屿,相似如今的南沙群岛)。公平而论,南越政府的这一手的确很有战略目光,不扫除背后有美国人在出谋划策。当时的中国正陷在文革的泥沼之中。北面同苏联的珍宝岛之战刚刚停息,军事对峙正在难解难分,国防资源都被牵扯在那边,真实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在南海又开启了战端,于是就那么无所作为的拖着,眼看着事态一天天地在恶化。

  1973年12月,南越政府进入西沙地域钻探石油,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重申对西、南沙的主权。

  毛泽东的指示:采用先礼后兵、先发制人的方针。 1974年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奉命发表声明,对南越的侵略暴行提出严正正告,重申西沙、南沙、中沙和东沙群岛都是中国领土的一局部,中华人共和国对这些岛屿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但南越当局却置我国政府严正声明于不顾,且变本加厉。1974年1月15日10时,先后派出海军驱赶舰“陈庆瑜”号、“陈平重”号、“李常杰”号和护航舰“怒涛”号,再次侵入我西沙永乐群岛海域,继续对我从事消费作业的南海渔业公司402号、407号渔船停止猖獗寻衅,并向飘着中国国旗的甘泉岛开炮射击,打死打伤中国渔民和民兵多人。17日上午,南越军队又悍然侵占了我西沙群岛的金银岛,下午进一步侵占了甘泉岛,并悍然取下了中国国旗!南越当局的企图非常明显,即企图以在西沙群岛事实上的军事存在,迫使中国政府作出退让,以完成其非法的领土请求。中国政府决议采取军事措施,遏制南越当局及我国周边国度形形色色的霸权主义和扩张主义,维护亚太地域的战争与平安乃至世界局势的稳定。

  毛泽东说:“看来,不打一仗,缺乏于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恩来、剑英的意见很对!……”他拿起笔,在周恩来、叶剑英呈送的报告上郑重批下两个字:“同意!”

  毛泽东决策作出后,周恩来等军委指导立刻开端制定作战计划,调动和部署兵力,一场保卫祖国威严和崇高领土主权的正义之战,悄然拉开帷幕……

 

 

  二

  1月17日深夜,周恩来打电话给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李力,问有关西沙的细节,说西沙可能引发一场战争,这个问题很大,需请示毛主席定。

  1月18日20时,在毛泽东拜托、支持下,周恩来在北京掌管召开了有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有关方面担任人参与的西沙群岛问题会议,对可能发作的武装抵触作了充沛估量。深夜,周恩来又掌管召开政治局会议,并提议中央军委成立以叶剑英牵头,由邓小平、王洪文、张春桥、陈锡联参与的5人小组,制定了总的方针,讨论和处置军委大事及紧急作战事项。总的方针是:先发制人,政治上争取主动,既要寸土必争,又不使战争扩展。稍后,周恩来和邓小平、王洪文一同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再次表示同意。

  曾经抵达西沙的魏鸣森在艇上召集紧急战备会议,转入战时状态。

  1月18日清晨3时,从情报中得知南越军舰准备黎明前强行登陆晋卿岛。南越军舰总吨位在6000吨左右,配备有127毫米口径以下的火炮约50门。我们固然也是四艘军舰,但总吨位才1600吨,火炮数量少,口径也小,又处于被动的内线阵位。但小也有小的益处,机动灵敏。魏鸣森运用近战准绳,贴上去,钻到敌舰火炮的死角,敌舰就只能乖乖挨打了。最终我们的小艇获得成功,将五星红旗插到岛的最高处。

  1月19日一大早,四艘南越军舰分左右两群又来了。5时40分,周恩来再次给总参作战部打电话,看来西沙状况开展很快,恐怕今天就有打起来的可能,原方案调动的兵力不一定来得及了。中央研讨决议,由叶剑英、邓小平、王洪文、张春桥、陈锡联五人组成指导小组,叶剑英、邓小平担任,代表党中央到总参作战部指挥西沙海战。

  周恩来的电话刚放下,邓小平、叶剑英等就到了总参作战部值班室。副总长向仲华、海军副司令员孔照年、空军副司令员张积慧也来了。此时,邓小平经毛泽东提议刚刚复出,1974年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顾问长,这是他停职7年后指挥的第一个严重军事行动。邓小平第一句话就说,先把状况汇报一下。然后说,要首先明白一下指挥关系,陆海空参战部队由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指挥。接着,邓小平口述作战命令,作战顾问复诵一遍,他改动了几个字和个别标点,问其他指导,有没有不同意见。然后,邓小平把手一挥,果断地说:“发。”就这样,一份份电报发往广州军区。

  面对南越军队寻衅行动的步步晋级,正在中国南海海域执行巡查任务的我南海舰队的舰艇部队,便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协同海南军区派出的武装民兵一道,进驻到西沙群岛的晋卿、琛航和广金三岛。

  此时,依据中央军委命令,我广州军区也疾速作出相应决议,即:在一方面“派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队10大队396、389号舰和榆林基地猎潜艇73大队271、274号艇,进至西沙永乐群岛左近海域执行巡查任务,并派4个武装民兵排分别进驻晋卿、琛航、广金三岛”的同时,另一方面“再派猎潜艇第74大队281、282号艇驶抵西沙永兴岛左近执行援助任务;同时命令我南海舰队航空兵22团派两架飞机,在永乐群岛上空侦查巡查,并命令军区空军再派一局部兵力停止增援。”就这样,一场保卫祖国威严、捍卫祖国崇高领土主权不受进犯的正义之战,悄然地拉开帷幕……

  为了打好这一仗,周恩来向有关各方及时传达了政治局会议决议。19日清晨,周恩来通知叶剑英召集军事5人小组(后又增加苏振华),研讨商榷西沙群岛详细作战计划,部署自卫还击事项。随后,他又电话通知总顾问部:“西沙状况开展很快,恐怕今天就有可能打起来,因而经中央研讨决议:由叶剑英、邓小平、王洪文、张春桥、陈锡联、苏振华等六人组成指导小组,代表党中央处置西沙作战问题,由叶剑英、邓小平同志负总责。”

  当日上午,叶、邓等指导小组成员即来到作战部,直接部署和指挥打击南越入侵军舰的军事行动。

  这场中国海军舰艇部队自成立以来第一次同异国海军的战役,在1974年1月19日这一天迸发了!

  三

  1月19日,中央军委火速调动东海舰队援助。中国作为世界大国,再不采取措施,国度的脸面和利益都要丢尽,而当时中国正处于文化大反动,基本没有打仗的准备,西沙海域,中方只要402、407两艘鱼轮(上有民兵),南方无适宜的舰艇可派,于是紧急之中匆忙拼凑了二艘扫雷艇(396,389号)、二艘猎潜艇(271,274号),于1月19日开向西沙,任务是护鱼巡查兼向驻岛军民保送补给。其中的389号是刚从船厂里修理出来,连航试都没做就动身了,可见当时遭受文化大反动毁坏的中国国防力气之单薄。

  但是,东海舰队只要经过台湾国民党海军封锁的台湾海峡,才干博得援助的时间,如何平安经过,成为了中国海军的一个难题。但东海舰队仍然决议从台湾海峡经过。

  历史上,台海两岸的中国人虽有诸多矛盾,但即使在严重对峙时期,台海两岸在南海诸岛的归属上均坚持中国对其具有主权的立场。两蒋主政台湾时期,两岸以至在安定岛有过“默契的协作”。

  中国人民海军经过台湾海峡的音讯很快被台湾国民党得知,当台湾海军司令宋长志向蒋介石请示如何应对,面对西沙海战蒋介石说了终身中最值得敬仰的一段话:“你不晓得西沙吃紧吗?”毕竟蒋介石明白,国共之争属内斗,在外地入侵的时辰,中国人还是会团结分歧的。蒋介石又指示说:“你们要一路护航,保证舰队安然经过。还有准备补给船,给前线送给养。”结果,出乎东海舰队预料。国民党海军不但大开绿灯放东海舰队过海峡,而且一路护航,保证了舰队的平安。此外,几十艘台湾补给船开赴西沙前线,为前线的解放军战士运送食物和淡水。

  19日清晨,南越海军同以往蓄谋已久的布置一样,不顾中国政府屡次严正声明和正告,派出3艘驱赶舰和1艘护航舰,再次驶入我西沙永乐岛海域。其中,“李常杰”号驱赶舰和“怒涛”号护航舰,从广金岛以北海面向我海军舰艇部队接近;“陈庆瑜”号、“陈平重”号两艘驱赶舰,则从羚羊礁以南的外海向我琛航、广金两岛靠近。接着他们便蛮横地对我国在此海域从事正常作业的渔民停止武装要挟,并按前几次的寻衅方式,首先向我渔船、渔民和民兵开枪开炮,再次形成我人员伤亡。

  东海舰队如期抵达西沙前线,双方兵力比照发作了宏大变化,中国海军构成绝对优势。

  针对南越海军新的寻衅,我海军南海舰队疾速命令396、389号两艘扫雷舰进至广金岛西北海面,拦截“李常杰”号和“怒涛”号舰;命令271、274、281和389号4艘猎潜舰进至广金岛东南海面,监视“陈庆瑜”号、“陈平重”号两舰。瞬间间,西沙海域风云际会,战役一触即发!

  此时,整个战场的形势明显是敌强我弱。从配备上看,南越海军3艘驱赶舰和1艘护航舰,最大的1770吨,最小的也有650吨,总吨位达6000多吨,同时舰上还装有127毫米以下口径的火炮50门。而我舰艇编队的4艘舰艇,最大的才570吨,比对方最小的还少80吨,小的却只要300吨,总吨位加起来仅1760吨,还不如对方最大一艘舰船的吨位大,且我方4艘舰艇仅配备有85毫米口径火炮16门,其中大局部还是双管小口径火炮。而“舰坚炮大”的南越海军,此刻正处于有利的外线阵位,我方则处于被动的内线阵位。因而,南越军舰并没把我军舰艇放在眼里。虽然我方几次发出严厉正告,但他们依然不肯退避;相反,似乎是要考验试探中国海军官兵的胆量普通,由“李常杰”号首先开足马力,大模大样地昂着炮首,径直向中国海军编队冲来……

  面对吨位4倍于己的对手,我南海舰队396、389号扫雷舰毫不畏惧,并英勇地迎上前去,同时再次发出严正正告,令其马上分开中国海域。

  但是,“李常杰”号依仗其钢板厚实,非但不转变航向,相反却用舰首径直朝我方舰队冲撞而来,致使我396号舰指挥台柱、左舷栏杆以及扫雷器等均遭严重损坏。接着,它又狂妄地从我军两舰中间横穿而过,驶向琛航、广金两岛左近,并放下4只橡皮艇,在我海军官兵众目睽睽之下,护送40余名南越军人抢滩登陆。其中,登上广金岛的南越兵士还首先向我守岛民兵开枪射击,制造了蓄谋已久的新的流血事情。我守岛民兵马上奋起自卫回击,当场即毙敌1人,伤敌3人。入侵者遭到当头棒喝,不得不被迫撤离,狼狈地逃回舰上。

274号猎潜艇西沙海战的主力舰艇之一。图为274艇从西沙返航亚龙湾遭到欢送的情形

  直接登岛受挫后,南越海军改动了战术,试图在海战中讨回廉价。这天10时22分,4艘南越军舰在占领有利外线阵位后,忽然一齐向我海军编队4艘舰艇发起猛烈炮击,致使我海军舰艇在其密集的炮火下接连中弹,再次形成人员伤亡。依据敌我双方配备状况和战场态势,我编队指挥果断命令采用近战手腕与敌厮杀。接到命令,我两个舰艇编队开端高速向目的接近:猎潜艇73大队271、274号艇分别攻击“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舰;我海军396、389号则分别攻击“李常杰”号和“怒涛”号两舰。

  面对这种阵势,南越海军立刻远遁,并试图与我拉开间隔,以发挥其远程火炮的能力。但我海军舰艇紧紧咬住南越军舰不放,开足马力,穷追不舍,不一会儿我海军舰艇便与南越舰艇“船舷相接”了。接着,只见我射速极快的小口径火炮,“嗒嗒嗒”地一齐呼啸起来…… 经过13分钟激战,南越海军的阵脚被完整打乱了。“陈庆瑜”号作为南越海军指挥舰,虽几次试图以炮火优势重新夺回战场主动权,但我271、274号艇却认准目的不放松,应用敌舰火力死角,集中攻击其主炮,很快便击中了其增强台和指挥通信设备,形成该舰通讯中缀,指挥失灵,舰上军旗也被打落海中,并被迫拖着滚滚浓烟仓皇远逃。交兵中,虽然总体来说我方还谈不上是“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但毛泽东一向主张的战略战术准绳,在这里却得到了灵敏的运用和发挥。

  就在我海军271、274号艇集中火力进攻敌指挥舰“陈庆瑜”号的同时,我海军396、389号舰也正贴近“李常杰”号停止集中近射,只见敌舰舰面上频频爆炸,甲板上多处起火……就在这时,南越海军“怒涛”号却趁机向389、396号舰偷袭而来。紧急时辰,我两艘扫雷舰立刻调转炮口,对准其关键部位一阵急射,一连串的炮弹落到敌人的舱面上、弹药舱,须臾间“怒涛”号爆炸起火。

  为不使遭到重创的“怒涛”号逃逸,我389舰继续穷迫猛打,并向“怒涛”号逼驶而去。当389号舰在离“怒涛”号仅十余米间隔时,只见战士们冲出舰舱,端起机枪和冲锋枪对准敌舰各战位一阵狂扫,同时投上去一连串的手榴弹…… 南越军舰从未见到过这种海战阵势,一时慌了手脚。但慌乱回击中,敌人的一发炮弹却落在我389号舰两部主机之间,顿时389号舰舱爆炸起火。舰上官兵一面坚持战役,一面组织人力奋力灭火。火势最终扑灭了,但我6名战士却牺牲于烈火中,其他不少人也被严重烧伤。

  我海军389号舰遭到重伤,舰体开端倾斜,航速也明显慢下来。这时,不断在外围张望的南越“李常杰”号自以为机遇已到,于是掉转船头直向我389号舰奔袭而来。此时,舰上的炮弹曾经打光,舰长肖德万见状,当即命令装好仅有的深水炸弹,等敌舰靠近再予以繁重回击。恰在这时,我396号舰赶来援助。“李常杰”号见势不妙,怕遭我两舰夹攻,于是赶忙掉头,逃往外海。

  越海军“李常杰”号仓皇逃窜,“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也无心再战,于是分别朝西北、东南方向落荒而去。但“怒涛”号因伤势严重,被远远地甩在后面。这时,只见我海军281号艇从有利位置处全速向“怒涛”号接近,并仍以“贴身”战术靠近敌舰,接着用10条炮管一齐向“怒涛”号猛轰,致使该舰再次中弹起火,并于14时52分爆炸,漂浮在羚羊礁以南海域。至此,西沙海战首战获胜!

  1974年,南越武装侵占西沙群岛。1月19日,中央军委急调东海舰队4艘军舰直接从台湾海峡经过赴西沙。在蒋介石“西沙战事紧”的指示下让解放军舰队顺利经过。

  四

  不断坐镇作战部指挥的邓小平和叶剑英,听到前线传来海打败利和“怒涛”号被击沉的音讯兴奋不已,连声说:“打得好!打得好!”邓小平也捻熄手中香烟,宁静地说:“我们该吃饭了吧。”毛泽东看完战报,同意叶、邓决议扩展战果,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中国海军为捍卫和收复祖国崇高的南海诸岛,又迈出了坚实步伐。

  “1·19”海战的成功,是在中国海军处于绝对优势的条件下,完整依托我军官兵的牺牲肉体和机动灵敏的战略战术而获得的。因而,海战完毕后南越当局竭力掩饰他们的失败,并在“怒涛”号击沉当天制造了一系列骇人“新闻”,称中国海军在海战中派出了实力强大的“科马尔级驱赶舰”,并在交兵中运用了“冥河式导弹”,妄图以此蒙骗世界言论,为本人的失败寻觅借口。

  为了狠狠经验南越侵略者,收回被其占领的我国西沙诸岛,毛泽东指示叶剑英、邓小对等研讨继续扩展战果,立刻发起登陆作战,从南越手中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19日下午,广州军区派出守备10团3个连队、1个两栖侦查队和局部增强分队与民兵,共计500余人,分乘海军舰艇和南海渔业公司的渔轮动身,集中兵力攻打位于珊瑚、金银两岛之间没有巩固工事的甘泉岛,然后向工事巩固、兵力较多的珊瑚岛发起进攻;最后攻取金银岛。同时部署海上力气随时打击南越军队增援永乐群岛的海军。

  20日上午9时35分,我登陆作战部队按既定方案发起了收复三岛的登陆战!此时,失去海军援助的南越军队,实践上曾经基本无力抵御,早已成了瓮中之鳖。因而,仅仅经过10余分钟的战役,甘泉岛上的敌人便纷繁缴械投诚了。

  随后,我登陆部队和民兵开端兵分三路包抄珊瑚岛。不成想,珊瑚岛上的敌人也仅仅在我军发起冲击前抵御了一下,待我登陆部队一占领滩头阵地,守岛敌人便即刻放弃抵御,四处逃窜、藏身。有的躲进草丛和树林,瑟瑟发抖;有的脱掉裤子,然后用刺刀挑起白裤衩从碉堡里走出来,举手投诚……而这时,占领我金银岛的南越军队也因畏惧被歼,早已随舰逃窜。我军便顺利收复了珊瑚、甘泉、金银三岛,五星红旗再次插上了三岛的最高处。

  在这次中国军民誓死捍卫西沙群岛的壮烈海战中,处于优势配备的中国海军,共获得击沉南越海军护航舰1艘、击伤驱赶舰3艘,击毙击伤其“怒涛”号舰长及以下官兵100余人的战绩。同时,在收复甘泉、珊瑚、金银三岛的登陆作战中,中国军队和民兵还生俘南越军队范文鸿少校以下官兵48人,并使美国驻南越岘港领事馆联络官科什,成了中国军民的阶下囚。

  当然,为捍卫西沙群岛,中国军民也付出了一定代价:中国海军274号艇政委冯松柏等18名官兵英勇牺牲,另有67名参战人员受伤;同时,我389号舰也遭越南海军重创。中共中央军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对参战海军部队通令嘉奖和记功。

被我海军击毙的怒涛舰少校舰长。

  长眠西沙琛航岛烈士陵园的十八烈士

  一等功臣

  冯松柏烈士: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黄陂县横店街道大墩村人,1935年5月生,1955年3月入伍,1959年8月入党,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猎潜艇73大队4424部队274艇政委,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荣耀牺牲,终年39岁,一等功臣。

  王戴雄烈士:浙江省平阳县麻步镇水港村委毛竹脚村人,生于1952年,1971年1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舱段兵,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牺牲,终年22岁,一等功臣,追以为中共党员。

  郭玉东烈士:山东省济南市,生于1950年,1971年入伍,1973年入党,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代理给养员,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牺牲,终年24岁,一等功臣。郭玉东是389号扫雷舰的上士炊事班长,战役中担任堵漏组长,同时担任在弹药舱保送弹药。激战中,弹药舱被炮弹击中,海水从弹洞汹涌喷进。为了坚持主机运转,曾经身负重伤的郭玉东脱下水兵服,裹在堵漏塞上,奋力堵住洞口。但洞口太大,涌进船舱的海水越来越多。危难时辰,郭玉东没有选择离舱,而是义无反顾的拿木桩顶住本人,然后用身体堵住破绽。尔后弹药舱被再次击中着火,郭玉东坚持着堵漏的姿态,牺牲在舱内。

  曾端阳烈士: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茶园镇路口村涟源县茶园公社人,1952年2月生,1972年1月入伍,1972年7月入团,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猎潜艇73大队4424部队271艇舱段兵,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荣耀牺牲,终年22岁,一等功臣。

  杨松林烈士:湖南省衡阳市结合村人,生于1949年12月,1968年1月入伍,1972年8月入党,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电工班长,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牺牲,终年25岁,一等功臣。

  二等功臣

  周锡通烈士:广东省潮阳县人,1940年12月生,1960年3月入伍,1963年3月入党,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猎潜艇73大队4424部队274艇副艇长,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荣耀牺牲,终年34岁,二等功臣。

  何德金烈士:广东省清远县三坑镇人,生于1949年4月,1970年1月入伍,1973年1月入党,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电工班长,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牺牲,终年25岁,二等功臣。

  文金云烈士:湖南省衡东县大坑渡公社人,生于1948年,1968年4月入伍,1970年5月入党,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副机班长,1974年1月19日荣耀牺牲,终年26岁,二等功臣。

  石 照烈士:湖南省涟源市三甲乡财溪村财溪公社人,生于1954年11月,1971年12月入团1973年1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副机兵,1974年1月19日荣耀牺牲,终年20岁,二等功臣。

  三等功臣

  姜广有烈士: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金县,1951年5月生,1971年1月入伍,1971年8月入团,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扫雷电工兵,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荣耀牺牲,终年23岁,三等功臣。

  李开友烈士:广西桂林市人,生于1953年,1973年1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主机兵,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牺牲,追以为共青团员,三等功臣。

  黄有春烈士:安徽省广德县城关公社人,生于1952年3月,1970年6月入团,1972年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主机兵,1974年1月19日荣耀牺牲,终年22岁,三等功臣。

  曾民贵烈士:广西桂林市人,生于1954年,1973年1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电工兵,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牺牲,终年20岁,追以为共青团员,三等功臣。

  郭顺福烈士:广东中山市小榄镇人,生于1949年9月,1966年入团,1970年1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炊事班班长,终年25岁,三等功臣。

  林汉超烈士:广东省人,生于1948年,1968年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舱段班班长,中共党员,1974年1月19日荣耀牺牲,终年26岁,三等功臣。

  罗华胜烈士:广东省河源市埔前镇人,生于1947年9月,1968年4月入伍,1971年12月入党,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报务班班长,1974年1月19日荣耀牺牲,终年27岁,三等功臣。

  王成芳烈士:湖南省衡阳县人,1949年7月生,1968年4月入伍,1972年1月入党,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水雷班班长,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海战中荣耀牺牲,终年25岁,三等功臣。

  周友芳烈士:湖南省涟源市白马镇田心坪人,生于1950年9月,1970年入伍,1971年入团,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4433部队389舰水雷兵,1974年1月19日荣耀牺牲,终年24岁,三等功臣。

  西沙海战的18名烈士,他们的亲属得到了几优抚金?依照当时的烈士抚恤金规范,战士每人180元,班长每人240元。在西沙海战18名烈士中,有16名战士,其中有7个班长、9个战士。7个班长,每人240元;9个战士,每人180元;16个牺牲的战士,合计3300元。

  五

  西沙海打败利后,南越当局为捞回面子,一度频繁调动飞机和军舰,准备报仇。他们除了派出2艘驱赶舰开往岘港集结外,还派出6艘军舰从岘港动身向西沙群岛方向机动,同时命令这一地域的海、空军处于紧急警戒状态,再次向中国发出战争叫器。1月20日,我外交部再次发表声明,正告南越当局必需立刻中止对中国的一切军事寻衅和侵略活动,中央军委命令我驻守在南海的陆、海、空三军,时辰坚持高度警戒、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

  中国三军已完整进入临战状态,南越当局自感再打只能败得更惨,1月21日作出了“应防止下一步同中国作战”的决议。但他们咽不下这口吻,并试图经过南越驻结合国察看员阮友志,向结合国提交议案,请求安理睬讨论介入西沙群岛问题。为此,我国常驻结合国大使黄华提出激烈抗议,再次声明:西沙是中国无可争议的崇高领土,属于“中国内政”,无需结合国讨论。最终,因中国及其他理事国的激烈反对,南越的无理请求遭到否决。

  1974年2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向全世界公开宣布,中国政府决议将在西沙群岛自卫还击战中俘获的范文鸿等48名南越官兵和1名美国联络官,全部遣返。世界言论一片哗然。各国高度评价和支持中国人民为保卫国度主权、领土完好而从事的正义之战,激烈谴责南越当局进犯中国西沙群岛的匪徒行径。就连美国政府也在此前后采取了“不干预政策”,并断然回绝了南越当局恳求美国第七舰队援助的请求。中国国民党当局同样激烈谴责了南越当局进犯中国岛屿的非法行为。1974年1月19日,中央军委决议“从东海舰队抽调3艘导弹护卫舰紧急南下,援助南海舰队”,毛泽东请求“直接经过台湾海峡”(以往20余年,中国舰队从东海到南海,需绕道走琉球群岛,入安定洋,过巴士海峡)之际,蒋介石亲身下令,破例向我海军舰队亮起“请经过”的信号。

图为在中国对越还击西沙海战中荣立一等功的海军某舰37炮炮长田忠槐。

  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对等老一辈无产阶级反动家决策、指挥的这场西沙捍卫战,不只得到世界各国的赞誉,也博得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反对。它的成功,繁重打击了南越当局的猖狂气焰,有效保卫了我国主权和领土完好;同时,西沙海战使共和国的首领们改动了海疆军事战略,不只中国海军树立起了远离大陆作战制胜的自信心,而且我国高级决策层也开端逐渐调整海军部署,充实和增强我南海海域的捍卫力气。西沙海战的成功,为中国军队走向南海、捍卫和收复祖国崇高的南海诸岛,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一切,如有进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演示站™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西沙海战战败真相 - 知史明理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西沙海战战败真相